四世夫妻好姻缘

     

四世夫妻好姻缘

她是「离婚教主」、「麻辣鲜师」、「通灵终结者」,一生大风大浪,敢怒敢言,挑战各种不公不义,一场十多年的灵异之旅,使她逐渐明白,这趟旅程是她人生最后的课题──看透因果,以平和的心境,坦然面对生命。

我和紫灵因缘际会去了一趟北京,在那里认识了一位台商赵女士,得到她许多帮忙,我们便找了个时间,帮她和她的家人看前世今生。

画面一上来,赵穿着越南女人穿的白色旗袍及白长裤,戴着大斗笠,走入寺庙去拜拜。

她走入庙中,坐在门右边空地静坐,但内心却嚮往着遥远的地方。她从庙里走回家中,看得出家境很好。她又揹着袋子走出家门,似乎要去远游。

原来她是去照顾孤儿,她袋中装着黄色的饼乾,很有爱心地分给每个小孩。她分完饼乾后走到海边,海边有位男士出现,从她身后抱住她,两人是情人,男友喜欢弓身向前,两人情话绵绵。她这世的先生依旧喜欢坐时弓身向前。

紫灵细看,发现那男的就是这世的丈夫。男的家境比女的更好。他穿着一身白西装,襟上别着大红花,坐着敞篷车来迎娶她。由他们的打扮看来,应是在二战前后的越南。

之后,丈夫上战场,在隆隆的砲声和火光中,她手拎皮箱,带着小孩逃到乡下,照顾一起逃亡来的难民。她的能力胆量不输男人,村中有帐篷,她还充当医护人员,照料伤兵为人包扎。伤兵陆续送进来,她煮开水给大家喝。她这世亦是女强人,外柔内刚,十分能干。

她先生少了一条腿回来,她先生身旁有个小女孩陪伴,是他们领养的孤儿,她先生很疼爱这个小女孩。她去红十字会服务时,带着儿子,她很疼爱儿子。

紫灵说她那世的儿子长得像老外,她拿出照片来,紫灵一看便说就是这个长相。她儿子这世也像老外,白皮肤、红褐色的头髮,十分好看。

那一世,她因希望将物资早点运送到孤儿院,与执行的人发生争执,而意外身亡。

接下来,紫灵说她看到她是一个印第安酋长的小女儿,在父亲面前是乖乖女,但在小朋友面前爱耍大小姐脾气,对其他小孩颐指气使。

有位女巫教她捣药和法术,她很认真学习,她很会搭帐篷,不论在红十字会当义工那世,还是当印第安公主这世。

她说她这世也会搭帐篷,每次去露营,她三两下便搭好,她丈夫总搭不好。公主很会骑马,跑得很快,跟在她身后是她青梅竹马的男伴。另有个身材魁梧的勇士站在一旁观看。

酋长帐篷边有一块空地,她青梅竹马的玩伴与勇士比武,结果被对方杀死。她只好嫁给比胜的勇士,她嫁过去的部落较野蛮,令她很不开心。而勇士酋长是个猛男,身材健美,他在外虽英勇,对公主却柔情蜜意。

他们生了小孩,公主每当丈夫出去打仗或打猎,都会抱着孩子向山神祷告,祈求平安。她丈夫与一黑人部落交战,对方以人海战术和长矛,她丈夫虽英勇,但寡不敌众,只好撤退。

丈夫右腰背后及左小腿中箭。他回来后,巫医为他治疗,伤好了却成跛腿。由于箭头有毒,他一直冒冷汗,喘气而死。他把身上遗物交给公主,死后遗族将其火化。

公主拄着有骷髅头的权杖,戴着丈夫的项鍊,对族人宣布她要接替丈夫,带领族人。她是个改革者,带着族人从狩猎改为农耕与打渔,推广教育,把族人从野蛮改造成文明,亲自教导族中小孩,她的儿子也教得很好,很文明,那世她活得很老,寿终正寝。

当然,她那世的丈夫与儿子,也是她这世的丈夫与儿子。她丈夫两世左腿受伤,这世要当心左腿,以免意外。

再一世,她是吉普赛人膜拜的女神,被供在一个岩洞中,去岩洞礼拜的全是女人。逢有庆典,女人皆穿白色衣服,手中拿着白爉烛,以示纯净之意。女神像是褐色,但她元神却是穿红披风,戴红色帽子的。

岩洞位在海边,女众在海边洗完衣服,便去岩洞礼拜她。女众一直在吟唱:「玛利亚!玛利亚!」女巫师在大家礼拜后给她们灵疗。

女神投胎转世后,一魂仍留在当地救人,看到这里,圣母玛利亚过来按她的头,给她加持,要她拿把钥匙,打开心门。而转世后的她也与这世的先生在一起。

赵回家后上网查,吉普赛人果然有一位叫玛利亚的女神。也因她一魂留在那儿,所以她身为越南人那世和这世,总嚮往遥远的地方,她喜欢坐在海边望大海,心中会浮起一股远游的情愫。

她这世家中还会添一位女孩,这女孩与她先生有缘,是来报恩的,日后很有出息。她与儿子缘较深,这世丈夫亦出身官宦人家,受过良好教育。她这世在中国依然从事社会工作,为某基金会执行长,从事救济清寒学生的工作。

我第一次看到缘定四生的夫妻(连这世也算在内),虽然前三世恩爱不到白头,但是十分幸福。我告诉她:「这世要好好修后半生,因为前两世,双方总有一人早逝。这世双方要将未了缘修完,才算功课毕业。」

也因她累世行善,无怪乎她有很好的父母,爱她的丈夫、优秀贴心的儿子。她儿子这世相貌俊秀,多才多艺,与他们夫妇感情如胶似漆,特别是跟母亲关係好,自小便懂得尊敬母亲。他能结合父母的长处而胜过父母,更是难得的造化。

菩萨说他们夫妻已历经三世,皆未白首偕老,这一世是为满愿而来。他们这世要好好相处,化小爱为大爱,满他们的愿,亦满众生的愿。

►►►立即前往购买施寄青《当头棒喝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