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增台化条款、台塑条款?鬆绑天然气电厂?一次看懂《空污法》修

     

为了加速《空污法》修正案,行政院长赖清德今(11)日主持行政立法协调会,讨论修正《空气污染防制法》。

今年6月,环保署预告修正《空气污染防制法》,环保署表示,由于近年来发生数起重大空气污染议题,现行《空污法》定于2002年,已经15年没有修正,有检讨修正之必要。环保署提出10项修正重点,其中四项引起较多讨论,也是今天行政立法协调会的重点:

期许一个更好的空气法治:检视《空汙法修正草案》统一工厂许可证审查原则

《中国时报》报导,排放污染物的工厂,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展延许可证,过去许可证由地方政府准驳。由于近年地方政府常以自治条例挡下工厂的展延许可证,包括2016年台化彰化厂展延停工、2017年台塑六轻13张许可证只给两年效期,这样的状况企业叫苦连天。

51年的台化彰化厂「被迫」停工关厂?王瑞瑜:中央再不管,产业将出走台化彰化厂只能烧到后天?6成5彰化人赞成停工、迁厂六轻12张生煤许可证明天就到期,反空污游行要政府「终止云林的悲情」

因此环保署这次修正现行《空污法》第29条(新法草案第30条),未来企业许可证从申请、审查、许可条件、核发、撤销到废止,将由中央的环保署订出统一标準。

当许可证届满展延,只要操作条件不变,应给予三~五年效期,避免台塑「两年事件」重演,以免影响企业经营的稳定。此外,只要许可证届满前,地方政府未完成准驳,企业仍可依原本许可证内容继续操作,不必停工,以避免再次出现台化「展延停工」事件,以免企业因停工巨大损失。

此外,新法还要求地方主管机关,除非有特殊情形,不得随意变更企业许可证内容。

环保署副署长詹顺贵表示,这次修法整体来看对企业是衡平(公平)的,避免企业因许可证展延造成巨大损失,但也加严标準规定,违反相关法令,罚则会提高。

一年拨9.2亿空污基金给污染严重的地方

(中央社)从1995年开始徵收的空污基金,一年有72亿的收入,目前空污基金来源分为「固定污染源」(工厂等)、「移动污染源」(汽机车等)和「营建工地扬尘费」三种:

固定污染源:40亿,60%地方运用、40%中央运用移动污染源:28亿,中央运用营建工地扬尘费:14亿,地方运用

环保署空气品质保护与噪音管制处处长蔡鸿德说明,今年9月1日刚通过提高随油徵收的空污费,因此移动污染源一年从28亿约增加到46亿元,过去完全由中央统筹。空污法修正通过后,将提拨20%给地方政府,初估约9.2亿元。

蔡鸿德表示,这9.2亿元将按各县市加油比例分配给地方政府,但并非随便地方政府运用,必须用于补贴机车定检与燃气计程车的天然气价,以及其余空气污染防制事项等,需专款专用。

《联合报》报导,蔡鸿德表示,对于空汙基金的使用,各县市会提出减少空汙的办法与计画,各县市政府当然希望手上的预算越多越好,但环保署还是必须要进行计画的把关。

他表示,过去有很多地方政府提出的空汙防制计画都很不实际,比如说办活动宣导减少空汙,或活动方式希望民众改变生活习惯;甚至有公共运输利用极低的县市,也向提出计画要求要汰换成油电公车,这些在环保署看来,都是比较不切实际的作法。

台湾健康空气行动联盟理事长叶光芃表示,行政院认为空汙基金的移动污染源部分要移拨两成给地方,他认为,对于中南部的「重灾区」,空汙基金应该要大量增加,环保署应该更重视空汙基金的分配正义。

《自由时报》报导,环保署副署长詹顺贵表示,未来可考虑哪些县市的移动污染源较严重,就多一点补助。

减少燃煤发电,放宽燃气发电

(中央社)此外,为了让台电燃煤火力发电厂降载,政院人士表示,赖清德日前召集的跨部会会议中,为确保供电稳定性,初步共识将对鬆绑「燃气电厂」的排放总量管制,由燃气电厂来补足燃煤电厂降载的缺口。

根据《关键评论网》2016年专题报导,燃煤与燃气电厂,究竟哪一种比较环保?可以根据「电力排碳係数」来判定,2015年燃煤发电的电力二氧化碳排放係数,每度电约0.8~0.9公斤、燃气电厂每度电约0.3~0.4公斤。从二氧化碳排放量来看,燃气厂相对比较环保。

环保局删减台中火力发电厂1/4的燃煤量,预计影响45亿度发电量

此外,关于总量管制,环保署与经济部为了条文中该写「会同」还是「会商」僵持不下。现行的《空污法》第8条,提到污染源总量管制,有「由中央主管机关(环保署)会商有关机关(通常是经济部)定之。」而在新法草案第8条,删除了这句。

独立记者朱淑娟《环境报导》解释,「会同」是指要由环保署、经济部两部首长共同盖官印才生效,「会商」的意思则是:「我跟你商量过了噢,但我自有我的裁量。」因此仍依主管机关环保署为主。

詹顺贵表示,这部分最后就由政院拍板是「会同」还是「会商」,环保署仍坚持一贯立场应「会商」,最后修法版本送立法院审议,还是尊重立法院审议结果。

经济部长沈荣津则表示,环保署提出的空污总量管制,应该还是朝向「会同」经济部参考,在环境保护跟产业经济发展中取得平衡点,才是国家利益的最大化。

有关环保跟缺电如何平衡,沈荣津回答,「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」,现在大家只顾环境保护,如果燃煤也不要、燃气也不要,「电从哪里来?」他强调,环保跟供电之间应该取得平衡点。对于空污总量管制可能扩大,对产业发展产生的可能影响,沈荣津回应,希望谈空污管制的时候同步考虑国家整体经济发展,让经济变好,「不要到时候整个跷跷板不平衡」,对国家是一种伤害。

另外,经济部建议《空污法》中纳入,紧急状况下为避免产生停限电,应给台电发电厂弹性处理空间,环保署则倾向在未来订定子法时再予考量。

我不是拥核,但如果核一、核二还在运转,815可能不会大停电一个月被停电两次赔偿才2元?4个QA搞懂什幺是「限电」从只管制生煤、石油焦,改成「排放污染的燃料」通通都要管

现行的《空污法》只管制生煤、石油焦两种,修法后将扩大为「公私场所固定污染源所使用之燃料及辅助燃料」,不只生煤跟石油焦。

此外,修法后,环保署也将统一针对前端「燃烧比例」及后端「管末管制」来管理。《环境资讯中心》报导,过去,生煤的许可证,分为「贩卖许可」与「使用许可」两种,「贩卖」许可要向总公司所在地的地方政府申请,「使用」许可要向工厂所在地地方政府申请,而储煤场可能又位在另一县市。

台北市环保局空噪科科长颜伶珍举例,在这样的状况下,台北发贩卖许可,但使用在高雄,储煤场又在台中,台北想去查核实际使用与申请量是不是符合,需要跨县市,不容易查核。

《中国时报》报导,《空污法》新法修法后,去除「贩卖许可」,只管理源头使用端,管理办法是由中央统一订定规範,加强管理生煤等燃料成分标準及混烧比例规範,再授权地方自订使用许可管理办法。而如何查核使用后排放污染,环保署以「管末管制」来把关。

(中央社)詹顺贵说,钢铁业、石化业是空污相对贡献度较高的企业,基于企业社会责任也应承担更多污染防治措施,这次《空污法》修法,环保署希望从源头管制,像是燃煤成分要求使用含硫量较低的,而「管末管制」则像是烟道部分应加强防空污设备等。詹顺贵认为,钢铁业、石化业赚这幺多钱,拿3% 、5%把污染防制做好,一点也不过分。

而这次的《空污法》修法,最快14日提报行政院院会通过,之后就能送立法院。